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
高级搜索

沙峪战斗:军民联手伏击日寇创战绩

时间:2021-06-24

  怀柔城以西约17公里的渤海镇沙峪村,洁白的沙峪抗日纪念碑掩映在半山腰的青山翠柏之中,显得庄严神圣。纪念碑前摆放着人们祭扫敬献的花圈。

  碑前的石阶被设定为38级,碑座边长为6.ll米,因为那场战斗发生在1938年6月ll日。

  那时的日本侵略军正肆虐华北,不可一世。八路军第四纵队挺进冀东的路上,在怀柔沙峪一带,伏击了日寇精锐部队——关东军,歼灭一个中队,又一次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,大大提振了八路军士气和胜敌的勇气,激发了群众的民族自信心。

  挺进路上不扰百姓露宿街头

  为策应冀东抗日大暴动,1938年6月8日,八路军第四纵队指战员5000余人,由平西斋堂出发,分南北两路,经平北向冀东挺进。邓华率领的11支队由八达岭至康庄之间过平绥路经延庆向东为北路;宋时轮率领的12支队由居庸关、南口之间过平绥路经昌平向东为南路。

  11支队下辖31、33两个大队和一个教导队,全支队3000多人。为掩护主力部队通过平绥路,31大队1营强行越过平绥路,直攻延庆县城。战斗打得激烈,击毙日军十几人,任务完成后部队立即撤出战斗,东进攻克永宁。主力部队途经康庄时,消灭驻守之敌,袭击发电厂。东进部队很快又打下四海,消灭日军十余人,缴获一批枪支弹药。

  初战告捷,八路军战士们士气高昂。当地群众欢欣鼓舞,送茶送水,筹集军粮,支援八路军。邓华支队路过永宁时,天色已晚,他们没有惊动百姓,露宿街头。次日清晨,战士们泼水扫街,清理垃圾,打好背包,继续行进。

  两面埋伏待敌入瓮

  “那天,我正在村公所的大门口玩。上午10点来钟,保长跑出来让大家赶紧收了茶桌,说是西边来八路军了。不一会儿就看见队伍过来了,都穿着灰军装、草鞋。”当时只有15岁的沙峪村村民程继坦并不知道,经过村里的队伍正是八路军四纵队。那天是1938年6月11日。

  程继坦更不知道,当时日军的一个中队正从东南方向也往沙峪村赶来。“随后,我就眼瞅八路军‘上岗’了。‘上岗’是我们老百姓的说法,军队里叫埋伏。”程继坦后来回忆说。

  原来,6月10日夜,邓、宋两支队在怀柔会合。11日凌晨,邓华支队在沙峪村首先拿下伪警察所,侦察员还捉到3个汉奸。经审讯得知了一个情报——日本关东军驻密云古北口染谷中队正朝着沙峪方向行进,增援四海。

  八路军总部曾指示第四纵队,东进途中尽可能避免与敌人正面接触,以尽快挺进冀东。然而,如果此时不消灭这股迎头而来的日军,第四纵队就无法顺利通过怀柔地区。

  邓华果断指出,这股敌人对我军的行踪还不了解,可以趁机等在这里打他们一个伏击。

  地形对我军有利。沙峪村东,有条通向怀柔县城的必经之路。路两旁是一米多高的土坡,坡北是土山,坡南是怀沙河。伏击日寇的战场就选在沙峪村的东山嘴。

  纵队参谋长李钟奇周密部署兵力:河套南山、北山各埋伏一个营的兵力,在日军来向正面又部署了一个重机枪连。任务是等敌人行进到150米处,两面埋伏的部队同时开火,把敌人压在河套沟内。在敌人退路的左右两侧山上也分别埋下伏兵,待敌人进入伏击圈后,互相配合,缩紧入口,切断退路,阻击增援之敌。

  惨烈战斗歼敌120余人

  6月11日上午11时,只见远处河边的小路上,一队日军由东向西疾速而来。河边小路越来越窄,日军不得不变成一路纵队。

  当日军完全进入伏击圈时,第四纵队指挥员一声令下,隐蔽在山上的八路军战士立刻向敌人猛烈开火,机枪、步枪、手榴弹霎时间响成一片。日军还没来得及摘下枪,有的就被击毙,有的被炸伤,走在前边的指挥官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完蛋了。

  但在一阵慌乱之后,训练有素的日本关东军便开始还击。在机枪的掩护下,埋伏在两侧山上的八路军战士向关东军冲杀过去,短兵相接,展开惨烈的肉搏战。有的战士直到牺牲时,双手还紧紧掐着敌人的喉咙。三名战士负了重伤后,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。在沙峪河套边、山坡上、谷地里,关东军丢盔弃甲,尸横遍野。

  关东军是日军侵华的精锐部队,有相当强的战斗力。一部分敌人利用路旁沟坎做掩护,负隅顽抗。八路军两次冲锋均未成功。

  这时,邓华等人认真分析了战场情况,发现这些顽固之敌多是有经验的三四十岁的“胡子兵”,于是邓华命令部队改变打法,集中特等射手,“胡子兵”露头一个打一个。

  战斗持续到下午3点多,五六十个残余之敌仍不投降。邓华命令31大队队长季光顺组织一个突击队,隐蔽前进,绕到敌人的背后,用手榴弹消灭敌人的重机枪。季光顺组织一个排的战士,每人带上10颗手榴弹,爬向前沿阵地。在青纱帐的掩护下,战士们很快接近敌人。“打!”指挥员一声呐喊,手榴弹在敌群里开了花。

  下午4点多,战斗结束了,八路军取得了最后胜利。这次伏击战,歼灭日军一个中队,包括中队长染谷少佐在内的120余人,只有武田等少数几个敌兵逃窜到怀柔县城日军驻地;缴获步枪80多支、轻机枪3挺、掷弹筒3个。不过,八路军也有较大伤亡,大队党总支书记郑良武等70多人英勇捐躯,参谋长李钟奇负重伤。

  队伍开拔村民挥泪相送

  在这场战斗中,群众积极支持八路军痛歼日本侵略者。

  此前,当地的老百姓并不了解八路军,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八路军。但老百姓们都没躲,他们听说八路军特别好,所以对部队的到来很欢迎,村民们纷纷腾房扫院、点火烧水,又拿出自家的核桃、栗子、红枣、花生招待战士。

  在战斗打响前,村民们被八路军转移到了沙峪北沟。战斗打响后,一些村民主动跑前跑后为战士带路指路,烧水送茶。有的摘下自家门板,拿上捆柴用的绳子,做成简易担架,三四人一组,冒着枪林弹雨,从战场上抢救伤员。

  部分负伤的战士被送到北沟村。村民曹进祥一家主动把最大的一间屋子腾出来,接待八路军伤员,受伤的战士躺了一炕。他们不厌其烦地为重伤员喂水喂饭,端屎端尿,精心照料,直到部队将伤员转移。临别时,伤员非常感激,热泪盈眶。

  村民杨广瑞和邻居孙宝岱,一起救下了在战斗中负重伤的参谋长李钟奇。

  根据杨广瑞的回忆,当天下午3点左右,已经转移的他不放心家里要下崽的老母猪,听到枪声渐渐稀疏,就和邻居孙宝岱小心翼翼地回到了村里。

  回到家没多久,就进来两个满身是血的八路军战士,他们来找门板当担架,还请杨广瑞和孙宝岱帮忙去救伤员。杨广瑞和孙宝岱二话没说,直奔战地,用简易担架抬起伤员就走,一直走了八九个小时,将伤员交由部队安顿好。

  直到那时,杨广瑞才知道,这个伤员就是参谋长李钟奇。被送到军区医院的李钟奇康复后归队,战友们称他为“打不死的参谋长”。

  战斗结束后,乡亲们簇拥着胜利归来的英雄战士,听官兵们讲抗日救国的道理。

  当队伍开拔继续向冀东挺进时,村里的男女老少纷纷走出家门,在路边、村口依依不舍地挥泪送别八路军。

  沙峪战斗保证了四纵队主力顺利通过怀柔地区到达冀东。

  沙峪战斗对平北地区,特别是对怀柔影响很大。它是共产党领导军民在怀柔境内抗击日本侵略者打响的第一枪,产生了十分深远的政治、军事影响。

  此战使处在日本侵略者黑暗统治下的怀柔人民看到了光明,看到了八路军是真诚抗日的队伍,认识到共产党是人民抗日斗争的组织者和领导者,从而看到了民族的前途和国家的希望。

  1987年,怀柔县委、县政府为纪念在战斗中牺牲的革命烈士,修建了沙峪抗日纪念碑。如今,当年八路军与日军激战的地方,已是一派清新、明媚的田园风光。

  建立红色政权扼守交通要道

  沙峪战斗之后,四纵队在东进途中,又先后打下了八道河、琉璃庙、汤河口等敌伪据点。为了扼守怀柔地区这条连接平西与冀东的交通要道,四纵队把挺进大队留在这里,和这时进入怀柔境内由四纵政治部主任伍晋南率领的36大队、骑兵大队一起,以秋场、头道梁、大地为中心开展游击活动,宣传抗日,建立政权,组织救国会。

  1938年7月初,滦昌怀联合县在头道梁村创建,并组建了滦昌怀县工委。这是怀柔地区第一个县级抗日政权。

  在滦昌怀联合县的领导下,头道梁、长园、甘涧峪、辛营、慕田峪、黄花镇一带成立了多个区、村级抗日救国会,开展统一战线工作和抗日救国宣传。救国会在群众中揭露了日军在中国的侵略暴行,诉说了东北沦陷区和平北敌占区人民的悲惨遭遇,宣传了八路军在敌后战场上的胜利消息。广大群众在救国会的旗帜下逐步觉悟团结起来,组织起来。一大批抗日积极分子涌现,迫切要求参加救国会。救国会组织不断扩大,会员不断增多。

  在沙峪战斗后救护伤员的曹进祥一家就全都走上了抗日的道路。曹进祥本人参加了抗日救国会,担任武装委员,带领乡亲们支前抗日,后来还当上了抗联会会长,并成为村里第一个中共党员。他的妻子任村妇女小组组长、妇女主任等职,与婆婆一起护理伤病员,掩护革命干部,组织带领全村妇女做军衣、军鞋,支援抗战。

  创建地方武装开展抗日游击战

  滦昌怀联合县建立之后,在县长张书砚的领导下,组织了滦昌怀游击队,队员十余人。这是怀柔地区建立的第一支县级地方武装。游击队刚成立,条件较差,仅有的9条枪都是杂牌的,子弹每人也只有两三排。

  但就是这样一支队伍,转战怀柔、密云、十三陵、永宁等地,配合正规部队拔除敌伪据点、打击敌人,保卫县区政权。有一次,游击队5个人就端了敌人在豆各庄的岗楼,缴获了4把手枪、20多支步枪和许多子弹。游击队在战斗中不断成长壮大,后来发展到70多人。

  滦昌怀联合县的建立,引起了日伪军的注意,他们妄图摧毁这个刚刚诞生的人民政权,对联合县政府所在地区轮番“扫荡”。

  伍晋南等带队同敌人展开斗争。他们连续转战高山险川,经受了艰苦的考验。六七月间,燕山山脉阴雨连绵,指战员们整天穿着湿淋淋的衣服行军,加上多次过河,很多战士的腿脚都泡烂了,但他们坚持一手持枪,一手拄着棍子行军。当时吃的更为困难,环境不允许安锅造饭,饿了就吃一把炒米,渴了就喝坑洼里的雨水。

  后来,随着八路军四纵队和冀东抗联总队西撤,滦昌怀县工委也撤到了平西。这个在怀柔地区最早创建的县级人民政权存在时间虽短,但它在平北地区传播了抗日救国的思想,培养和训练了一批抗日骨干力量。正是这些革命火种,为大规模的群众抗日运动准备了条件,奠定了基础。


八路军挺进冀东长城沿线,深入敌后方打击日寇。


沙峪村民救护伤员


1938年夏,宋时轮支队和邓华支队组成的八路军第四纵队穿越平北,挥师冀东。


八路军第四纵队政治部主任伍晋南。


中共滦昌怀联合县委县政府原址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